硅锰、硅铁的价差演变逻辑

时间:2022-09-10 11:35:43 作者:新利18网页版 来源:新利18登陆

产品介绍

  硅锰、硅铁都是炼钢行业中的原料,其用量及成本占比虽然不大,但在炼钢中却不可或缺。同时,二者也均为郑商所上市交易的期货品种(注:硅锰在郑商所中的交易品种名称为锰硅),并且在郑商所存在二者的价差套利指令。由于市场格局发生改变,硅锰、硅铁价格已由2021年前的硅锰高于硅铁转变为硅锰低于硅铁。虽然市场上对铁合金价格分析的文章较多,但对硅锰、硅铁的价差进行分析的文章较少。本文拟对硅锰、硅铁的价差及演变逻辑进行分析,并对二者未来的价差运行进行展望。

  由于铁合金企业集中度较低,并且普遍对利润要求不高,故议价能力较弱。若无外力干扰,只要铁合金厂家有利润,一般铁合金厂家的开工率和产量均维持在较高位置,这也反过来造成铁合金企业利润通常较为微薄。因此,在大多数时间里,硅锰、硅铁的价格通常贴近成本运行,铁合金的成本对价格的影响较为关键。

  铁合金是典型的高耗能行业,生产1吨硅锰约耗电4000度,而生产1吨硅铁约耗电8000度。在硅铁生产成本中,电力成本占60%—70%,兰炭成本占25%—30%,硅石成本占2%。电力成本取决于各地电价,变动频率不高,近年来的主要变动为2021年因电力紧张而出现的一波上涨行情。2022年,在经济恢复到常规轨道后,部分地区下调了电价;兰炭价格主要跟随焦煤、焦炭波动,受煤炭市场影响较大;硅石则由于我国储量大,可以完全自给自足,成本低廉,故对硅铁价格的影响极小。

  硅锰的生产成本格局与硅铁稍有区别。由于锰元素含量较多,而我国的锰元素品位较低,以进口锰矿为主。锰元素相比硅元素的价格高很多,故而硅锰成本中锰矿占比最大,约为60%;电力成本约占20%;由于焦炭价格波动较大,其成本占比在10%—20%之间波动。

  在2020年前,电价及原料价格整体处在低位振荡运行,故硅锰、硅铁的成本相对来说较为稳定。总体来看,硅铁成本在5000元/吨上方(某些自备发电厂的大型硅铁厂家成本更低),硅锰成本在6000元/吨附近。然而,在2021年后,由于电力价格和铁合金原料价格出现上涨,铁合金的成本大幅提高。在2021年10月后,电价和原料价格振荡下行,铁合金的成本也随之下移。截至2022年9月,硅锰成本已回落至7000元/吨附近,硅铁成本回落至7500元/吨附近。

  在2020年前,电力价格处于较低位置,硅锰的成本与价格中枢一般相较于硅铁高出1000元/吨左右,尤其是在2018—2019年,硅锰价格稳定在6500元/吨附近振荡,硅铁价格稳定在5500元/吨附近振荡,较好体现了由成本决定硅锰价格高于硅铁价格1000元/吨左右的规律。

  然而,2021年,电力紧张,各地纷纷上调发电价格,铁合金出现了一波大的上涨行情。2021年4月14日至10月11日,硅铁期货2201合约价格从6828元/吨上涨至17780元/吨,涨幅达260%;锰硅期货2201合约价格从6850元/吨上涨至12856元/吨,涨幅达188%。随后,由于煤炭保供政策出台,硅铁期货价格又迅速回落。截至2021年11月19日,硅铁期货2201合约价格已迅速回落至8296元/吨,锰硅期货2201合约价格也回落至7872元/吨。相比较而言,在上涨行情中,硅铁上冲的幅度更大,动力更强;在下跌行情中,硅铁的跌幅也超过了硅锰。这说明由于硅铁的能耗水平更高,价格波动相对于硅锰来说具有更大的弹性。

  硅锰、硅铁价差的转折点也始于2021年。从能耗双控政策方面分析,2021年年初,内蒙古能耗双控政策进一步从严执行。3月,内蒙古对企业能耗进行考核,未达标的地区和企业出现了集中减产。4月16日,宁夏印发了《2021年度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目标任务及重点工作安排》,要求与此同时能耗双控政策持续发力。7月1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印发将开展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专项督察的通知。8月19日,宁夏通报了2021年全区能耗双控目标的完成情况。

  从电价方面分析,2021年下半年,全国各地电价均有较大涨幅。以内蒙古为例,?6—10月,内蒙古电价从0.4元/kWh攀升至0.7元/kWh。因为硅铁成本中的用电量为硅锰的2倍,所以电价对硅铁价格的影响更大,硅铁的成本和价格也一跃超过硅锰。

  2021年年初,硅锰、硅铁的现货价差开始由正转负。随着电力紧张和能耗双控政策加码,硅锰、硅铁的价差在2021年10月一度达到-6000元/吨,创下历史极值。随后,因铁合金快速复产以及钢厂产量骤降,铁合金价格出现快速下跌,硅锰、硅铁价格纷纷向成本靠拢。在此过程中,硅锰、硅铁的价差逐渐缩小,但由于电力价格并未回到2020年之前的水平,故硅铁成本持续高于硅锰成本,硅铁价格也维持在硅锰价格的上方。目前,硅锰、硅铁的价差整体维持在-500元/吨附近振荡。

  2021年以来,硅铁现货持续紧张,价格一路强势上涨,而硅锰的涨幅相对来说却小了很多。从成本利润的角度分析,硅铁厂生产1吨硅铁的利润最高时达到8000元/吨,远高于硅锰厂生产1吨硅锰的利润(在利润最高时也仅为4000—5000元/吨)。那么,如果存在巨大的利润差异,硅锰厂是否有动机转产硅铁呢?

  近期,我们调研了7家硅锰厂家、2家硅铁厂家。其中,7家硅锰企业产能在6万—60万吨不等,他们一致表示,即便在2021年利润差异最大的时候,他们也没有转产的倾向。在硅铁厂调研方面,一位负责人表示,没有听说过硅锰厂想要转产。另一位负责人则表示,内蒙古、宁夏的少部分厂家有意向转产硅铁,他们希望将18500kva或者25000kva的小炉改造转产,以获得更高的利润。不过,大部分硅锰厂家在生产硅铁利润远高于硅锰情况下仍不愿意转产,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电力供给因素。生产硅铁耗电量是硅锰的2倍左右,广西电价较高,不具备生产硅铁的优势。此外,国家对每个项目的能耗(主要为用电量)都有不同的指标,如果电耗超过限制,会被强制停产。由于生产1吨硅铁的能耗可以生产2吨硅锰,所以在生产1吨硅铁所获得的利润超过生产2吨硅锰所获得的利润时,硅锰厂家在理论上才有可能去考虑转产硅铁。

  第二,技术限制。炉型较大的厂家面临技术上的限制,如耐火材料、电气设备需要更换等。

  第三,风险承担。大炉改造需要较长工时,通常为2个月左右。一方面,这段时间的停产会造成利润损失。因为铁合金企业的利润常年维持在较低水平,通常每吨利润仅为数百元。而在铁合金价格出现大幅上涨时,硅锰厂家的利润水平快速拉升至1000元/吨以上,在罕见出现如此高利润的时候,很多厂家不愿失去这个确定性的赚钱良机。另一方面,硅铁、硅锰的价格变化风险较大且较难预测,如果炉子经过改造后,硅铁利润出现了大幅下降,那么企业会面临非常被动且尴尬的局面。

  第四,长期协议。较大产能的硅锰厂已经同原料、销售端签订了长期协议,为维护客户并承担责任,部分硅锰厂家不能放弃生产硅锰而去转产其他产品。

  根据以上分析可以发现,即便在硅锰与硅铁利润存在巨大差异时,硅锰厂家也几乎没有转产意愿。此外,硅铁厂家普遍位于西北地区,而我国的锰矿进口码头主要在广西和天津地区,距离较远,运输不便,由此产生硅铁厂家转产硅锰的壁垒。因此,在常规阶段,硅锰、硅铁厂家利润均维持在较低位时,硅锰与硅铁厂家更加不会轻易进行转产。

  今年以来,硅锰、硅铁的价差在-500元/吨附近振荡,延续2021年的态势。结合钢铁产量中枢下移,以及铁合金的生产几乎不再受限,预期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硅锰、硅铁都会处于供应宽松的局面。硅铁、硅锰的价格也会继续贴近成本运行。

  从电价方面来看,大部分硅铁、硅锰生产省份的电价相对稳定,如青海、甘肃、云南,湖南等,广西电价有较大降幅,从年初的最高价0.75元/度附近下调数次,目前稳定在0.55元/度附近。由于广西是硅锰厂家在南方的主产区,故此电价下调对硅锰的成本和价格影响较大,而对硅铁影响较小。此外,宁夏电价也由年初的0.5元/度附近下调两次,至当下的0.45元/度附近,这对硅铁的成本影响较大。

  从整体趋势上看,电价下调已基本到位,并且铁合金作为高耗能行业,后续下调空间有限。然而,近期已经较为稳定的电价,相较于2020年以前的中枢来说抬升明显,如甘肃电价由2020年的0.4元/度上涨至最新0.55元/度;内蒙古电价由2020年的0.36元/度上涨至最新0.51元/度,陕西电价由2020年的0.39元/度上涨至最新0.54元/度,贵州电价由2020年的0.48元/度上涨至最新0.55元/度,湖南电价由2020年的0.5元/度上涨至最新0.67元/度。各省电价中枢上移使得铁合金成本出现上移,并且电价造成的硅铁成本增幅是硅锰成本增幅的2倍。例如,电价上涨0.1元/度,硅铁成本则提高约800元/吨,而硅锰成本提高400元/吨,硅铁成本相较于硅锰来说多提高了400元/吨。

  从硅铁使用的兰炭、硅锰使用的冶金焦角度来看,兰炭与冶金焦的价格具有较高的相关性,并且都与焦煤、焦炭相关。而从用量来看,硅铁使用的兰炭量也约为硅锰使用冶金焦的2倍。因此,如焦炭价格波动带动兰炭与冶金焦出现价格波动,硅锰与硅铁的成本也会相应出现波动。假定兰炭与冶金焦上涨或下跌的价格相同,那么硅铁成本上涨或下降的数额为硅锰成本上涨或下降的2倍。

  从硅铁的原料硅石和硅锰的原料锰矿来看,硅石仍然由于在硅铁成本中占比过小可以忽略,而锰矿由于硅锰近期产量骤降,对锰矿的需求大幅下降,锰矿的价格已下跌至冰点,甚至低于2020年的中枢水平,继续下跌空间有限,但由于港口锰矿的高库存,上涨也缺乏动力。因此,从提供元素的原料端硅石和锰矿来看,对硅锰、硅铁的成本不会再造成过大的扰动。

  基于当下的基本面分析,电价中枢整体上调幅度为0.1—0.2元/度,相对应的硅铁成本较硅锰而言多上涨了400—800元/吨,叠加兰炭与冶金焦价格中枢上移,硅锰、硅铁的价差相较于之前的中枢位1000元/吨而言,会出现比较确定性的下降。我们推测,后期硅锰、硅铁的成本相近,但由于硅铁的高能耗和动特点,或存在一定的溢价。鉴于当下硅锰、硅铁的价差在-500元/吨附近振荡,后市或逐渐向0元/吨价差靠拢。综上所述,硅锰、硅铁的价差或振荡运行在-500—0元/吨区间,并在一段时间内维持在此区间。

联系方式

  • 联系人:

    邓先生

    热线:

    13929898900

  • 邮箱:

    xqx88@126.com

  • 公司地址:

    肇庆市高要区白土镇宋隆北路雅瑶开发区农商行雅瑶支行北侧邓巨航厂房